Fork me on GitHub

趣文:我是一个线程

我是一个线程,我一出生就被编了个号: 0×3704,然后被领到一个昏暗的屋子里, 这里我发现了很多和我一模一样的同伴。
我身边的同伴0×6900 待的时间比较长, 他带着沧桑的口气对我说:
”我们线程的宿命就是处理包裹。把包裹处理完以后还得马上回到这里,否则可能永远回不来了。”